登革熱肆虐,全城殺蚊。珠三角諸城此景,你我再熟悉不過。“除四害”喊了那麼多年,由其傳播的疾病似乎不見減少,如今各地爭相滅蚊,是否有章法?成效如何?如何避免“亂滅”?如何避免滅蚊不成反毒己?……
  滅蚊,需要強力殺蚊劑,更需要專業和技巧。不把滅蚊當一門學科好好研究,是無論如何也滅不好的。廣佛深莞的聯城調查揭示:若沒有良好的體制去規劃與統籌,若沒有足夠的錢去激勵足夠的人,若沒有透明的信息傳播以凝聚人心,我們最終還是要被小小的蚊子玩得團團轉。
  如果你是一隻蚊子,你會抿嘴微笑:人類的種種“喊打喊殺”是如此的徒勞。蚊、鼠、蠅、蟲,因人而生,以人為宿主,人類不亡,蚊蟲難絕,這是大自然的安排,人力很難扭轉這種“宿命”。
  巴西人正在幡然悔悟,他們釋放了帶有抑制登革熱菌的蚊子,希望它們能自然繁殖取得多數優勢,以抑制登革熱疫情。這似乎指出了一條“共生”的“康莊大道”。想象一下,將來,我們每晚對著我們的寵物——蚊子,深情款款地說:“來,親,‘吻’我一口”,那代表了:我們沒有滅掉蚊子,但已經徹底戰勝了它們。
  姚志德  (原標題:與蚊共枕)
創作者介紹

marco

cl04clde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